【原创】 王妹英:把拖拉机开进文学圣殿的女作家



王妹英:把拖拉机开进文学圣殿的女作家

作者:宾语


    “突突突突”……抢收抢种季节,拖拉机、收割机的“突突”声,永远是广袤的田野上最动听的音符。


   “突突突突”……白白净净的村姑开着红红火火的拖拉机,从远处走来,恍如青城山下白素贞,千年修炼得此身。拖拉机在前面“突突”着,孩子们在后面追逐着,女拖拉机手擦了把汗,笑靥如花。


   拖拉机上的姑娘叫“妹英”,听起来好美好美。


   20多年后,妹英成了妹英老师,成了《中国作家》、《长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的常客,成了作家里的获奖大户。当年小山村里的小芳,从大西北的黄土高坡,一路“突突”到了中国文学的最高殿堂。



   王妹英创作的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山川记》和长篇小说《得城记》,出版至今持续热销,获得了多项国家级和省级大奖,得到权威专家、学者和广大读者的有力肯定,海内外数百家网站转发,阅读量上亿人次,多次登上网络热搜榜。《得城记》被王蒙、贾平凹、李敬泽誉为非凡、光明、要在历史上留下响动的作品。正在创作的反映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当前大时代现实风貌的重大现实题材作品《中国记》,为中宣部、中国作协重点跟踪、支持的重大现实题材作品。中篇小说《一千个夜晚》获《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年度文学奖。短篇小说《七福》获陕西省年度文学奖。《人民日报》发表多篇文章,其中《照亮时代和人心》获全国散文金奖。  



   六七岁失去父母,11岁失去奶奶……了不起的王妹英曾经有过让人心伤的童年。与同样年幼的弟弟相依为命的王妹英没有抱怨,也没有能力抱怨,开始在父母留给她的温暖的小土屋里,用稚嫩而热诚的文字,凿透命运的围墙,看到外面世界的一丝亮光。


   王妹英说,那浮现在纸上的文字,永远不会欺骗我们的心。带着对人对物的真实与真切,19岁那年,她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冬日的阳光》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第二部在国内大型文学季刊《黄河》杂志上同期首发,20岁时连续发表中篇小说《小土屋》 和《山地世家》。凭借这些作品,王妹英获得政府专项拨款资金,得以到西北大学中文系深造。




西北大学上学时期留影。


   20多年后,王妹英在朋友圈晒出了“女拖拉机手”靓照:这台拖拉机是我二十岁时挣的第一笔稿费三千五百块钱给我弟弟买的,我经常开上突突突突到太行山的地里拉秋。


   王妹英是个低调的人。去年8月,我和她同时应邀参加了第三届鄂尔多斯国际那达慕大会暨首届鄂尔多斯国际创意文化大会集中活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妹英老师。与我见过的一些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知名作家”的作家不同,妹英老师很少主动向人说起自己的作品,言谈话语永远是那么的低调,那么的真诚,我心目中的“低调奢华有内涵”就是她这样的款式。


在鄂尔多斯体验生活。


   王妹英是个有爱的人。2008年4月,王妹英得知青海玉树有四名儿童需要帮助,其中一个女孩叫多加,和她的两个姐姐,还有同村的一位患病的小孩,当即就将四个孩子认作常年资助对象。王妹英在《多加》文中写道:


   亲爱的多加,今天我遇到了你,知道了你的名字,并从心底记住了你。


   亲爱的多加,今天我遇到了你,轻轻将你扶起,就像昨天,别人将我扶起一样,等你长大成人了,你也会将需要你帮助的那些人扶起。


   亲爱的多加,不拘在那一块热土,肥沃或是贫瘠,把命运的根扎下去,等待春来掀开泥土,它就会深深的发芽。好让我们用我们一生的挚爱去耕耘。


   亲爱的多加,你曾有多么难过我都能体会,比这不幸的人生,我了解的太多,在人世这里,我们至少,都曾经幸福,虽然那幸福有时会短暂过身,却会留下隽永美丽的回忆。我,对那一切美味和欢享,热爱但不贪恋,纵情却不泛滥,我只感到无限的敬畏和珍惜。我亲爱的,这人世所有的甜蜜,你也会饱尝!


   亲爱的多加,我也和你一样,宁可自己挨饿也要喂饱脊背上背着的失去母爱哭哭啼啼的弟弟,但是就算常常饿着肚子,也要一直秉持诚实、正直过日子的心意,我亲爱的,希望你也一样!那样即便我们曾被儿时的命运一万次的放逐,就算命运的洪水曾冲散我们的亲人,我们仍然拥有我们诚实正直的未来!虽然我的父母和奶奶在时,我指甲芯里的一根小刺,都会让他们心疼不已,而当我的父母和奶奶不在时,就算我那幼小的心上被命运钉上沉重的铁钉,也不再有人看见,但是、但是,就算那样、就算那样,漫长的童年曾被命运追赶的无处藏身,就算那时活着却感觉并不是活着,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怀抱着明天、我们的明天会比今天更幸福的美好期待,那样,偶然的一天,便会遇见了那一旦遇见就想要把那年少时深入骨髓的失去父母和奶奶的伤痛都忘掉、想把那儿时失去的欢乐都找回来的那宝贵的爱情、还是遇见了那一秒钟都不会让我难过、一秒钟也不迟疑疼我爱我的那宝贵的爱情,还是遇见了一想到不管是天涯海角就想要立刻去奔赴的那宝贵的爱情,亲爱的,那未来爱情的甜蜜,你也一定会饱尝!



与崔永元的工作照。


   王妹英激励多加,土拨鼠藏在洞里,只能成为蛇的猎物,格桑梅朵虽然看上去温和文雅,但风越狂,花枝就越挺拔;雨越打,叶子就越翠绿;太阳越曝晒,她就绽放得越率真。格桑梅朵被视为高原上最普通但生命力却最顽强的一种野花,那不正是我亲爱的多加你的品质吗!


   王妹英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连续6年,她走访了陕北、关中、陕南多个市县,这其中有省级十强县,也有国家级贫困县,贫困和富裕的根由,她都想找到。一年下来,半年体验生活,半年安静地写作。


   在陕北延川县赵家河、永坪镇、延水关、聂家坪、土岗村,志丹县杏河镇、张渠村、王渠村,彬县阎家河、北极镇、永乐镇、车家庄、韩家镇,安康市南水北调水源地保护,石泉县等地,王妹英与当地基层干部和普通老百姓一起,建立了定点扶贫和重点观察联系点,和当地基层干部和百姓一起,修建生产路、生产桥、改善水源、建立乡村图书阅览室、与基层组织一起对基层贫困学生逐级登记、建档、跟踪、进行社会力量助学资助、建立孤寡失孤老人幸福苑、乡村自助养老院等等,定期回访,跟踪体验生活,进行长期的社会调查、观察。



采访当年的“铁姑娘”。


   随中国作家代表团深入贵州山区和江苏区县深入走基层;随陕西省作协走海上丝绸之路;随中国作协代表团走陆上丝绸之路,从丝路起点西安出发,十五天急行军,行程万余公里。经兰州沿祁连山麓向西,走武威、张掖、酒泉、嘉峪、至敦煌,途经哈密、火焰山、吐鲁番、库尔勒、库车、麦盖提,最后到达祖国的南疆喀什。半个月的行程,几乎每天急行军近千公里,甚至更多。随中央大型新媒体访问团全程参加了鄂尔多斯国际那达慕大会和首届国际文化创意节,对鄂尔多斯社会、民生、经济转型、深入伊金霍洛旗、乌审旗等各旗县的文化、经济、整旗县推进的新农村十个全覆盖等各个方面进行了深入调查和实地观察。





   正是因为一步一个脚印行走在大地山川,扎根在芬芳泥土,她的作品《山川记》、《得城记》得到中国作协多位副主席的高度评价。著名作家、国家文化部原部长王蒙如是评价:长篇小说《得城记》紧扭着现实,沉醉着也拼搏着锐利的笔触,以时而灿烂时而坚硬、冷峻的语言,回归与推动传统小说的叙述语式,而又结合了现代的诗性意象涂染,捎带着火气的奔放,给你明明暗暗地讲述得到与失去的故事,自成非凡一格。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认为,长篇小说《得城记》见证了一个作家的成熟。在妹英笔下,无论城市和乡村,皆是有情人世,皆须庄重以对。小说中人便如佛前众生,苦着,又自有光明。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贾平凹指出,“妹英的长篇小说《山川记》反响很大。这部长篇小说《得城记》格局更加宏大,行文细密、力道深邃,有大气象。百姓、浮世、现实,都市、物语、未知,更有一种魅奇、旷世的气息。两部都是要在历上留下响动的作品。近几年她是大收成。”


  听说《得城记》正在谈影视版权出售,祝福妹英老师的小说卖个好价钱。【文/宾语】 (宾语的廉政空间微信公众号:lzkj328)


   转载请注明——来自新华网-宾语的廉政空间(http://binyu2012.home.news.cn/blog/)

   宾语的公共微信账号:lzkj328(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同名博客“宾语的廉政空间”总阅读量已超过6亿人次。


系统分类: 文化  个人分类: 默认
·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本文版权归作者和新华网共同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2) | 阅读(296) | 推荐(0) | 打印 | 举报 分享到: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     2017-08-08 00:39
王妹英:把拖拉机开进文学圣殿的女作家

引用此文

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留言页面 相册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